不尽乾坤行:第六十九章 心之变

小说: 不尽乾坤行   作者:王不烦   回目录  举报
    巨大的太空飞船处于场地中央,周围原本被砸落产生的焦土与深坑都已基本被平复完毕。飞船一圈百米距离被划出一条明显的黄色线条,周围还有不少看起来就是气质不凡的修士镇守。镇守修士按照衣着风格分成几个不同的流派,应该是被几个不同的门派个给瓜分了范围。看来这飞船也并非所有人都能参与其中。

    围绕中央飞船几公里范围内,除了一座座拔地而起的崭新房舍,还有不少当街叫卖的地摊,其中无论修士还是凡人都掺杂其间,俨然一处别样的大型城镇雏形。

    这些修士与凡人单看差距也还是蛮大的,除了气质的截然不同,最主要的还是衣着打扮。一般修士总是衣着得体,身负兵刃,看起来一副高高在上生人勿进的样子,对那些凡人尤其明显。

    而人种看起来竟然皆是黑发黑眸,与地球上的华夏人别无二致。

    上官雪倒是放得开,好似穿花蝴蝶似得在无数让人眼花缭乱的摊位前流连忘返,几乎快要忘掉张山的存在。

    看着眼前欢快蹦跳的上官雪,张山不由得又想起了依依。同样的娇小可人,同样的青春活泼,不同的是一个远在天边一个近在眼前。

    这这怎么会

    张山站在飞剑之上,远远看向远处的那个巨大飞盘,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怎怎么样,被吓到了吧,没见过吧,土包子

    上官雪同样站了起来狠狠咽了口唾沫,脸上的震惊表情比起张山丝毫不弱,嘴里却还是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打击张山。她其实也是第一次来这里,陡然看见那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庞然大物,心里的震撼无以言表。

    张山当然不是震惊于飞船的庞大与惊奇,他又不是没见过,甚至还在里面大闹了一通,飞船之所以出现在这里就是他的杰作。他之所以震惊,是因为此地的景象。

    来此之前他幻想过很多种情况,比如被这个世界强者霸占成为私有物品,其他来人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或者成为神秘的探险之地,由各个门派或者散修的修士组队进入飞船内部寻宝,上演一幕幕勾心斗角杀人夺宝。再夸张一点的话,这里被众多修士发现争夺,彼此间实力相差不大争斗个你死我活,杀他个血流成河

    然而这一切都是猜测,这些猜测甚至距离面前的实际情况相差太大。

    如果形象一点比喻的话,恩,这里的情况就跟茅厕里一坨巨大便便上面飞舞缭绕着成群的苍蝇,甚至里面还有很多物种在不停翻涌穿梭。比喻的画面虽然不堪,但当真是形象无比。

    这怎么可能呢?张山喃喃道。

    按照正常逻辑,坠落在此地的飞船应该就相当于在地球上某天突然坠落的外星飞碟,里面的科技文明导致世界大战都不为过吧,这样的最高级机密事件是普通大众能够参与的吗?

    可是张山分明看到飞船外围几公里内被清理出平坦的地面,无数的普通人在其间奔波游走,或是建造房舍,或是端茶跑腿,还有那数十个正在被无数劳工赶工的平台?

    这是什么节奏?外星人来了普天同庆欢度佳节?搭建舞台载歌载舞与外星兄弟建立友谊?

    逻辑上根本说不通啊!

    看见这种景象,操控飞剑的乾元似乎也是愣了愣,招呼后面两人坐好,爆山飞剑一个加速直接奔着飞船下方而去。

    张山尽力平复心态,一直忐忑不安的心同时也凉了一半。

    飞船的几个地方很明显的被拆卸的大洞告诉他,这飞船彻底没救了,别指望靠这东西再飞上天。

    地球回不去了,难道要做最坏打算,三年后跟体内的老白生死对决,灭了他后独占这具身体?能不能成功还是两说,张山一直以来都在怀疑,自己的灵魂操控这具身体这么长时间没有因为上帝法则出现排异反应,很可能就是因为老白的存在。

    如果真的能够在三年后将老白干掉,甚至吞噬他的整个灵魂,最后会不会导致精神分裂又是个未知数。如果能够选择,他是绝对愿意回到地球找到自己肉身使用自己身体的。

    就算那时候肉身可能已经死亡,但只要提取留存的自身基因,再通过飞船里先进的科技培养出一个新的身体简直轻而易举。要知道,就算在地球,克隆人都已经不算什么很大的技术难题了,更何况这先进了不知多少倍的基因实验室飞船。

    可是这规划的一切都在此刻彻底破灭。计划赶不上变化,回不去地球,张山差不多可以宣告凉凉了。

    一时间,张山几乎心如死灰,再没有心情说话,对身后上官雪的各种挑衅几乎充耳不闻。

    没多久,飞剑降落在飞船不远的一处平坦地面,周围来往穿梭的普通大众除了投去几分羡慕崇拜的眼神,该干嘛干嘛几乎都没太大反应。想想也对,飞船周围飞来飞去的修士多的是,早已见怪不怪了。

    小雪,我去找师祖,你

    啊我就陪张大哥在这里好好逛逛吧,不用管我上官雪抢先一步脱口而出。也不知是被这里的光怪陆离新鲜事物吸引还是当真要监视张山这个犯人。

    乾元有些怪异的看了上官雪一眼,淡淡说了一声好,转身朝着飞船破洞奔去了。反正这里的宗门弟子不知繁几,早在他降下飞剑的同时就有消息传到了上面,大小姐的安全问题应该不用担心。乾元现在心急的只有手中的灵儿。

    眼看乾元转眼走远,上官雪不由得撇了撇嘴,倒也没有异议,反而转身满是兴致的看向张山,不知在想些什么鬼主意。

    张山现在却对这一切没有了半点兴趣,眼神看起来都毫无生气。他突然变得很是迷茫,迷茫到连自己身处何地都糊涂了。

    从穿越到源星开始,一切的一切都是被各种力量推动前行,无时不刻不是在逃亡的路上。眼镜,依依,莫干,蛮遇见的这些人,经历的那么多事都如同浮光掠影般在眼前闪过。不管愿不愿意,他都没能为他们任何人留下,最终留下的只有说不清多少的遗憾与后悔。

    说到底,一直以来他都是身不由己,从来没能做过自己,到现在他连那些曾经牵挂的家伙是生是死都不知晓,一直到了现在这一刻,拼命的奔逃之下所做的一切还有什么意义呢?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