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承天下:第183章 颠倒黑白

小说: 武承天下   作者:夜九空   回目录  举报
    不得不说,天竞拍卖场的装修确实大气风雅,无论走到哪里,都会给人一种极其舒服的感觉。

    刚才我收到了一个消息,说是待会有一批空腾花要拍卖,其中还有一朵空腾皇,倘若我帮你把它拍下,别说是云离境,就算是让你突破到云离境中位也未尝不可。

    就在这时,前方拐角处一道有些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纪承脚步微顿,循声看去,只见一名身着黑色长袍,袖子却只到肘关节处的黝黑男人正搂着一个女人的腰,邪笑着朝着纪承这边而来。

    那个女人穿着暴露,约摸三十出头,一双诱人的眼睛中噙满了笑意,一只手抚摸着男人的脸颊,另一只手竟然还端着一个酒杯。

    你这么宠我,我该怎么报答你呢?女人一边抚摸着男人的脸颊,一边笑容嫣然地问道。

    这两人正是丛林之狼笑百丛和险些死在纪承手中的锦魅,没想到他们竟然也在天竞拍卖场,而且听他们的意思,似乎是要去拍卖场打空腾皇的主意,这下有好戏看了。

    上次因为笑百丛的介入,导致他没能取走锦魅的性命,这次他可得好好地坑上他们一笔。

    那就用你的命来报答我吧。笑百丛手掌下移,脸上带着邪恶的笑容,用力捏了一下锦魅的翘臀,锦魅手臂一颤,竟是不小心将手中的酒悉数洒出,说巧不巧地泼到了纪承的身上。

    下一刻,纪承忍住心中的怒火,刚欲转身往回走,却是被锦魅厉声喊住:喂!你弄脏了我的酒,就这么走掉似乎不太合适吧?

    她手中的这杯酒可是两万金币一杯的,结果她还没来得及品尝,就全部洒到了别人的身上,她又不能拿笑百丛出气,所以只好拿这个倒霉蛋来开刀了。毕竟这酒是笑百丛买的,她若是不重视此酒,只怕笑百丛会以为她不爱他吧。

    应该说是你弄脏了我的衣服吧?纪承冷然质问道。

    他本来想着在拍卖空腾皇的时候再作弄这两人一下的,结果没想到矛盾竟然提前产生了,锦魅这是仗着有笑百丛撑腰,开始无理取闹了啊。

    也罢,既然你敢往枪口上撞,那他就来奉陪一下,虽说他现在还不是笑百丛的对手,但是这里毕竟是天竞拍卖场,而他又是青阶中级感应师枯面,笑百丛纵然是星贯境小位,也断不敢在这里对他出手。

    这位朋友,分明是你刚才不小心撞到了锦魅,这才导致美酒洒在了你的身上,你怎么能反过来指责锦魅呢?笑百丛语气古怪地打量着纪承,不禁引来了周围人的注意。这样吧,我也不让你赔酒,你只要跟锦魅真诚地说上三句对不起,今天这件事就算是过去了。

    听到笑百丛的这番话,纪承不禁怒火中烧,一双拳头躲在衣袖中,都是忍不住紧握了起来。

    果然是狗男女,竟然当众颠倒黑白,当真是厚颜无耻!很好,你们等着,一会有你们好看的。

    此时,楼道内有二十余人,皆是统一地锁定了纪承。

    他们大部分都抱着同样的想法,这个人穿着如此奇怪,应该不是什么善茬。

    枯面先生,你怎么还没去拍卖场?就这这时,小明一脸诧异地走过来,在他身边,竟然还跟着纪承的一个熟人——紫灵乐。

    这丫头怎么来这里了?她是来卖东西的,还是来买东西的?看来他今天得格外小心了,否则以这丫头的机灵性子,没准很快就会猜出他是谁了。

    你们这的客人是不是都喜欢跟感应师作对?纪承冰冷刺骨的声音传入耳中,众人皆是忍不住神情一震。

    这个人竟然是一名感应师,难怪气场那么强大!

    房间内,纪承感觉受宠若惊,心情久久不能平复,周证看到纪承的眼神,知道自己开出的条件已经打动了眼前的少年,嘴角扬起一抹淡然的笑容,询问道:怎么样?这株空腾皇你是要拍卖掉,还是要自己留着?

    大师如此有诚意,我怎么好错过这样的机会呢?纪承回过神来,语气平和了许多,又从法海内取出一朵空腾花,接着说道:这样吧,我给大师凑个整数,二十四朵空腾花,外加一朵空腾皇,麻烦大师速速安排人帮我拍卖掉。如果拍卖效果不错的话,我或许还会拍卖一套冰属性的武诀。

    他这次来天竞拍卖场的目的就是拍卖空腾花,但是周证如此有诚意,着实又激起了他的拍卖**。

    他之前在封尘洞内得到的那卷武诀极寒风暴已经修炼成功,留在身上也没有什么用,倒不如抓住这个机会,将其拍卖出去,至少还会有一笔不菲的收入。

    枯面先生稍等,我这就让人去给你安排。周证不敢怠慢这个乔装打扮的少年,连忙扭头,对着柜台旁边的一名少年吩咐道:小明,你快去安排一下。

    是。小明点头,接着便是快速走出了房间。

    此刻,房间内只有纪承和周证两人,气氛略作沉默,纪承这才开口说道:我想去拍卖场内看看,后面的事情就麻烦大师了。

    天竞拍卖场虽大,但是每层只有一间偌大的拍卖场,剩下的房间便是供人休息或者消遣娱乐使用,拍卖场的房间上面有两个银白色的大字——天竞,所以即使不用带路,纪承也能轻松地找到。

    枯面先生请便。周证做出一个请的手势,心中对于这名少年愈发得好奇了起来。

    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他可没有听说过北武域有如此年轻的青阶中级感应师。难道这小子不是北武域之人?看他戴的面具,似乎背后的势力还有些不好惹。

    罢了,保护顾客**是天竞拍卖场的宗旨,既然这小子不愿意透露真名和身份,那他也不便追问和调查,毕竟这小子在感应师一途上天赋异禀,他欣赏还来不及,又怎么会去得罪呢?

    告辞。纪承最后又客气一句,便是转身走了出去。

    离开房间,纪承没有急着去拍卖场,而是四处转悠了起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